Archive

Archive for the ‘Web 2.0’ Category

Google App Engine – 新時代來臨的震撼

April 28, 2008 (Monday) 4 comments

Google App Engine (GAE) 月初在公開發表,announce 的那幾天每天都佔據了各大技術網站的版面。一個全世界都在看,全世界都在玩的產品,一定有它獨到之處,當然一定要來研究研究。Download 了 SDK,試著開發了一個簡單的程式,其實我對 python 並不熟,加上對 Django 一無所知,但卻不會覺得開發很困難,反而覺得比開發 Java 還要快還要順。雖然使用 GAE 的經驗很淺,不過 GAE 給人一種新時代來臨的感受。

在 Business model 方面,其實有太多太多的討論跟介紹了,一定很容易找到。會覺得是一個新時來的來臨,不是因為這是一個可以跟 Amazon S3 / EC2 對抗的 service,而是在開發技術上面 GAE 也做了一些突破。

跟 Java web development 比較起來,GAE 在開發上讓人覺得最驚艷的地方就是修改 code 的 feedback 速度。一般的 Java web development 在修改 code 之後,需要 compile -> deploy -> restart web container 才能看到修改,但使用 GAE,基本上你的修改馬上可以 apply,沒有 compile、沒有 restart server。這個說法也許有點落伍,很多人馬上就會想到 Ruby on Rails (RoR);也有人會想到這不是本來 Python + Django 就有的能力?就算是 Java 界,Groovy / GrailsJRuby 等也可以做到同樣的事情,何必大驚小怪呢?

GAE 當然不是只是拿 Python 跟 Django 出來騙騙小孩的玩意,真正強大的就在 Big Table 的部份。不要問我 Big Table 是什麼,我答不出個所以來,但站在 GAE developer 的角度而言,沒有 DB 這個東西。使用 GAE 在開發時,你的 code 中的 domain model 就是唯一的 model,沒有 DB,也沒有 DB schema、版本等問題。修改 domain model 的 code 馬上反應在下一次執行裡。GAE 的 domain model code 建立在 Django data model 之上,用起來很方便,類似 RoR 的 Active Record,但是少了 DB 的麻煩。

即使使用 RoR,在 domain model 上還是有得頭痛,因為 DB 的 schema 如何跟 code 裡的 domain model 保持同步就是一個大問題,一般 DB Migration 可以應付這個問題,在 domain model 改變的同時,準備一段 migration 的 code / description 就可以讓開發架構幫你把 DB 改到同一個版本。在 Java 也有 liquibase 可以做到這件事。但免不了要下去改東西,更嚴重的是,這個修改很可能沒有辦法即時反應 (至少在 Java 應該還是免不了要 compile -> db migration -> restart),所以又掉回了比較慢的 development lifecycle。

那麼用 Big Table 有什麼 trade off 嗎?有的,就是大家熟悉的 SQL / relational model 等等武功全廢。雖然 GAE 提供了一個叫 GQL 的東西,語法類似 SQL,但沒有 join 等等在 SQL 裡威力最強大的功能,思考也不宜使用 relational model 去想你的 data,因為這樣會完全想不通要怎麼辦。會不會有什麼事變成做不到了?我想有可能,但絕對不會太嚴重,因為絕大部份講究 OO 的 code 本來就很少直接運用 relational model 在操作,所以才有 OR mapping 的出現。如今 GAE 一不做二不休使用了 Big Table,除了宣示它在 scalability 上舉世無雙以外,也帶領 GAE 的 developer 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一個不去用 relation model 思考的年代。

我不是花了很多的時間在 GAE 上,寫進階的系統會不會出問題我沒有辦法知道,但以基本 web 常見的功能而言,很容易開發。Big Table 完全不會影響到我的思考,反而在 development lifecycle 上給了很大的進步,幾乎所有修改都能馬上看到 feedback。Agile development 中,fast feedback 佔了很重要的一個地位,愈快有 feedback 代表了開發的速度愈快。拿 Java 作比較,在 code 的修改上 Python + Django 的 feedback speed 就已經快了一大段,再加上 Big Table 又勝過了所有使用 DB 的 solution (包括 RoR、Django、Grails and JRuby 等等)。這個開發速度上的震撼讓我一直在想,用 Java 開發 web 是不是已經過時了呢?在 GAE 的範圍以外又如何去趕上這個突破,跨入這個新的時代呢?我想世界上有其他更多的人已經在想這個問題,新的工具、機制我想很快就會出現,open source big table 的技術也慢慢的浮上來了,新時代也許會靜靜的到來。至於這個新的突破跟誰會有關?是不是只有如 Google 般大的公司才適合用 Big Table?這個就留待日後驗證好了。

Advertisements

Xuite.net Personal Portal 的新風貌

January 2, 2008 (Wednesday) Leave a comment

最近連上 Xuite.net 會發現首頁又有了新改變,這個 personal portal 的首頁進入 Beta II。如果有使用過 Netvibes, iGoogle 等服務的人當然不會陌生。國內對於 personal portal 的做法一向很愛用鎖國政策,portal 上的元件再怎麼設定都只讓客戶連到自己的服務,對於外面的服務大都不願提供連結方式。Xuite.net 在這方面就好多了,有 RSS component 可以連結外部,至少有達到一個 personal portal 的最基本要求。版面可以自由拖拉設定,新增 tab 等等。每個 tab 能有自己的 layout 以及背景的設定,這點是很多國外的 personal portal 也沒有的。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它有一個 public 的個人首頁。 一般的 personal portal 只能由 portal 的 owner 連入去,而 Xuite 提供了一個個人首頁的機制,可以讓別人連進來看到你所設定的首面。這個算是一大特色,算是結合了國內很多個人網站以及國外 personal portal 兩方好處的一個想法。至於日後有什麼發展,就要看能夠提供多少吸引人的元件了。

請大家幫個忙填問卷

April 16, 2007 (Monday) Leave a comment

我的前同事Joyce,在IT業打滾多年,專 責企業行銷兼文膽,於去年毅然放棄高薪工作,投身新聞研究領域,重拾課本求教於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主攻網路與傳統媒體兩種截然不同卻又相輔相成的新舊傳 媒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時下流行的Web 2.0對於閱聽人的影響。她的論文重頭戲就是這份調查有關俗民分類(folksonomy)與tagging使用行為的問卷,挺新穎有趣的,所以想請大家 幫幫忙,幫她填一下,衝高一點她的樣本數。感謝各位支持啦!

問卷在此,題目不多,很快就可以填完。感謝!

社群標籤(Social Tagging)的使用行為與動機

technorati tags:

Categories: Free Talk, Web 2.0

傳教士講 Web 2.0 與 Web 3.0

March 24, 2007 (Saturday) 4 comments

事實上,這不是原定的題目,他自行把一個平凡無奇的題目,換成這個聳動卻不太可能有人講得好的題目,實在是很有勇氣。自許為傳教士的他,跟基督/天主教的傳教士們必需交代上帝創造世界以及耶穌受難的故事一樣,他把電腦網路的發展從頭細說了一遍。當然這是有他鋪陳的必要,但對於台下幾乎全都是 master degree of computer sience related field 的聽眾,一定引發了學生時代的美好回憶。這歷史課上下來一個多小時,重點就是電腦的進步降低了運算成本,網路的進步降低了連結成本。最後引出借用的設備不如專用的設備。雖然這個是對於 Web 1.x 公司生死判定很好的一個指標,不過早就蓋棺定論的事情,多談無益,Wal-Mart 的書看了你也當不了下一家 Wal-Mart。
有這麼長的一段鋪陳,重點當然是 Web 2.0。要講 Web 2.0,這位傳教士是夠資格的,好歹他家開了一個網站,什麼服務都加了 2.0 在後面,要說台灣哪個 Portal 有最多 2.0 的服務,想來是非它莫屬了。不過出人意表的是,傳教士投影片的 Content-Type 是 text/plain,沒有任何一張圖。對 Web 2.0 熟悉的朋友可能已經想到問題所在了,那幾張已經跟十字架一樣偉大的 Web 2.0 示意圖自然是沒有出現了。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反正圖早就看到煩了。在 Web 2.0 裡我沒有記得太多重點,事實上是傳教士的成功經驗談,由 eCommerce 講到拍賣,由雜誌談到 Skype。演講中樹立了某 Y 開頭的網站是大魔頭,當然也不忘對有名大站放幾枝暗箭。如果以週五晚上的輕鬆娛樂來看待是不錯的,只是台下的人也許都認真了。傳教士講的都是他成功的經驗,另外也有談了一下 Y 公司在南韓被打敗的事情。這些都是 Web 2.0 世界的小小事情,也許對大局沒有太大的關係。可貴的是傳教士都有講他在沈中的包袱中如何跨出一步,這個經驗絕對是企業主需要的,因為愈成功的企業有愈沈重的包袱。在 Web 2.0 這段當中,我最認同的話是「不要與流量為敵」、「做使用者真正想要的」,至少那已經是底限了,目前成功的 Web 2.0 網站絕對不只如此。
Web 3.0 的部份,本來以為 NuWeb 要粉墨登場,不過看來我估計錯了。完全沒有跟 NuWeb 沾上邊的東西。傳教士自己講了一些觀點跟看法,使用他詳細的歷史課為主軸,描繪出一個 Web 2.0 過後的的世界。那個世界,是大家用專用的設備做專屬的事情。所以,嚴格來說,也不是什麼 Web 了。話說回來,傳教士在運用價格、媒體、實體產品、金流、物流等等網路購物以及雜誌所學到的技巧,確實比起純粹的軟體服務要好多了。一直以來傳教士有打贏的也多半是在這些需要實體配合的環境,他心中的 Web 3.0 是個需要專用設備的世界自然也不奇怪了。當然,能賺錢才是重點,什麼是 Web 2.0、Web 3.0 一點都不重要。
要說傳教士講的不好嘛,其實他在演講中帶出的想法、理念已經是比之前清晰很多了。也許如小白大大所說,最近傳教士旗下的記者們也蠻上道的,是否因為這樣而讓傳教士得以理清大局?不過說歸說,做又是一回事了,Portal 2.0、皮克公園等幾乎都是笑話、開記者會阻止 Y 公司買無名、外傳收購 Pixnet 的事等等,當然傳教士是對那些主題一字不提了。我一直以來的評價都是,有本事就做個像樣的服務,使用者自然會選擇,這點也是他自己有說,Web 2.0 世界使用者會自己選擇的,那又何必開什麼記者會呢?個人新聞台早就講到爛掉了,全世界第一個 Blog / Web 2.0?你嘛幫幫忙,自己都說是不是第一個不重要了,何必還在話當年呢?露天拍賣的確是不錯的經驗,但我不認為是有巨大殺傷力的服務。畢竟跟 Y拍還是同一個世代的東西,只是市場由賣方漸漸的走向買方,所以如果服務是提供買方更多的力量的話,將會有更多的機會。而讓我最失望的是,整個演講的觀點都只放在台灣。如果網路已經把連結的成本變得很低,就不要把眼光只放在台灣,不是嗎?

Blogged with Flock

Categories: Commentary, 評論, Web 2.0

Openkapow – 夢幻 mashup 工具

March 8, 2007 (Thursday) 5 comments

自從 Web 2.0 興起,國外網站的 mashup 大行其道。不過要自己去做 mashup 一直以來都不是件簡單的事,除非 service provider 本身就有提供夠強的 api 才會比較簡單一點。這也是我一直認為 Web 2.0 的網站應該要主動的提供 api,讓別人有機會去 mashup 你的 service。但國內各種 service provider 自然是不會想得這麼開了,幾乎全都是以鎖國政策以保護自己的廣告收入。歷史的教訓尤在眼前,鎖國政策可以長久嗎?自由與創意無限的網路世界,又怎麼會止於鎖國政策之前?只有提供使用者真正需要的內容與資訊才是長遠之計。接下來介紹一個可以把網站做成 mashup api 的工具。

TechCrunch 最近有一篇文章:5 Ways to Mix , Rip, and Mash Your Data,比較了幾個做 mashup 的工具,包括了剛剛推出很有名的 Yahoo! Pipes。而其中最強大的,就是 Openkapow,它的 mashup service 由一個 robot 的製作工具以及一個 hosting service site 所組成。使用者下載以及安裝它的工具之後,可以在本機開發出 mashup robot,再把 robot publish 到 service site 上分享給大家使用。雖然 robot 只有 publish 出來才能使用,但是對於 Web 2.0 的精神來說已經很足夠,不一定需要能在自己的控管範圍之內。Mashup robot 的型態分為:RSS/Atom、REST service 以及 Web clip,RSS/Atom 的 mashup 應不該不用多說了,把沒有 RSS 的網站做出 RSS。REST service 就是常見的 web services 模式,簡單的開發工具可以吃進一個網頁、輸入資料、頡取輸取。完全破解了沒有 mashup api 的網站,鎖國政策至此被強逼開關。而 web clip 的功能應該是 kapow 的老本行,把網站的一部份取出並存下來留作後用。雖然要下載工具,但工具簡單易用,加上 REST service 這個觀念正常的做法,讓 openkapow 發展出很多的可能性。

在mashup 工具日漸成熟之後,鎖國政策愈來愈不切實際,畢竟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每個人都只想關心自己想關心的事情。使用 Openkapow 時快速上手的感覺讓我覺得 mashup 界的夢幻工具已經出現,破解鎖國政策的工具也已經出現,不管 service provider 是否願意,接下來 mashup 會愈來愈多,使用者為了單一事件到單一網站的情況會降低,個人化、而且可以由使用者群的意志去加強功能的系統,應該會愈來愈常見。或許不久之後,國內的 service provider 會對 Web 2.0 有新的定義。

technorati tags:, , , ,

Blogged with Flock

Shelfari 書架 — 個人書籍管理

February 27, 2007 (Tuesday) 1 comment

念碩士班時,有個半路出家的同學問過我,有沒有程式可以管理個人的書籍。我當時是說,好像是沒有,但要寫也不難。她就一直很想要自己去寫一個,因為她的書實在多到不像話,超出能控制的範圍,書借給誰、有什麼書可能都要程式的幫助才行。

Web 2.0 的興起總是帶來很多驚喜,也許我已經太後知後覺了。Shelfari 是一個個人的書籍管理系統,user 在上面建立自己的書籍王國,只要在書架上一本一本加入你的書籍就可以了。而書的資料其實不會輸入到手酸,因為資料是由 amazon 取得,只要用書名等等去找就好了。加入之後,在個人的書架上,就會一本本的陳列在上面,連封面的圖都有!書籍的各種資料應該都蠻齊全的,而且也可以加入個人對書籍的資訊,比如說書什麼時候買的,什麼時候讀的,借給誰等等。每個人的書架,還可以細分 reading list、wish list。在書架上的書籍可以加 tag 、加書評、提出問題、直接連結 amazon 購買。書架上的書也可以做 import/export。

Web 2.0 網站不能免俗的總是要有 community 的概念,Friends、Groups 自然不會缺少了,Groups 的型式可以想像為讀書會,這點蠻不錯的。如果你是在看別人的書架,當然也可以留言給對方。跟你有同一本書的人在 Shlefari 上很容易找到。有最多書的人、寫最多問答、書評的人也會列出來。

總體而言,Shelfari 的功能並不強大,但簡單精準,操作容易。跟 amazon 結合的好也許是它的一項優勢,我沒有詳細研究其他像 LibraryThing 做得如何。但概念簡單好操作,貼近使用者的需求,而且不用輸入一堆東西才能建立書籍是一大優點。目前最大的缺點就是中文書好像沒有辦法找到。如果你也有很多書,交給書架去幫你管理吧!

technorati tags:, ,

Blogged with Flock

Web 2.0 的台灣奇蹟

November 22, 2006 (Wednesday) 1 comment

全球 Web 2.0 的風氣一直燃燒下去,台灣呢?

在台灣,Web 2.0 似乎只是一個口號,一個徽章。各大雜誌都先後以封面故事報導過 Web 2.0,在很多的文宣、標語中也看到 Web 2.0 的字樣。很多站台都號稱自己就是 Web 2.0 或是運用了 Web 2.0 的觀念。一些教育中心也打起了 Web 2.0 的旗號,推出以 Web 2.0 為號召的課程 (我很好奇誰教?教什麼?)。

每次看到雜誌的封面故事出現 Web 2.0,都忍不住要拿起來翻一下。很可惜每次都讓人失望,不知道是為了讓大眾讀者能比較好理解 Web 2.0 還是什麼原因,雜誌對 Web 2.0 的解釋都太過保守。Web 2.0 的各種解釋下,其開放、串連等等最有價值的觀念並沒有被詮釋出來。所謂開放是指使用開放的標準、架構,並提供開放的 API,從而讓使用者的使用管道多元化。串連是指利用開放的 API 串接各個不同的服務,或是讓自家的服務能與別人做更好的串接。單單上傳個文章、分享一些影片,就號稱 Web 2.0,那 ptt 應該就是 Web 2.0 台灣的龍頭了吧。

不過,論 Web 2.0 在台灣所開出來的市場居然不在網路上,而是在雜誌、行銷以及教育,這點倒是 Tim O’reilly 等人也始料未及的。或許,這個超越網路、超越限制的市場創造可以稱得上是 Web 2.0 的台灣奇蹟了。

technorati tags:,

Blogged with Flock